从旗帜到弃子:为什么劳尔是西班牙足球变革的

发布时间:2018-10-19 浏览次数:


编者按:说到劳尔,我们想到自然是伯纳乌的王子,皇马的传奇。而放在国家队的背景下思考他的地位时,不同的年代似乎答案是不同的。他曾是西班牙足球的旗帜,却也在被阿拉贡内斯弃用后目睹了西班牙足球最成功的一段时期。在西班牙国家队连续夺得欧洲冠军和世界冠军后,如何定义劳尔在西班牙国家队的地位成为了难题。那么在2006年世界杯兵败之后,西班牙队缘何可以在两年的时间内完成过渡,先后登上欧洲之巅和世界之巅?劳尔又有着怎样的作用?在这篇TheseFootballTimes的文章中,作者查理-普里查德给出了自己的分析,全文如下:
中超联赛
“如果你想要赢下比赛,那就派我上场。如果不想的话,那就用其他人吧。”时任皇马主帅巴尔达诺仍然记得劳尔在出道之初就有着如此直率的性格。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尚且青涩的劳尔想要向巴尔达诺证明,自己已经准备好上演一线队的首秀了。日后,这位成长于马德里的男孩将成长为白衣军团的传奇,共计为球队赢得六座西甲冠军奖杯、三座欧冠联赛奖杯,并在2010年离开俱乐部时留下了741场323球的纪录。
劳尔在1994年10月29日对阵萨拉戈萨的比赛中上演了自己的一线队首秀。这位射手为萨莫拉诺助攻一球,但却也在禁区内浪费了一次绝佳的进球机会——他在距离球门仅有六码位置的头球击中了门框后偏出了球门,皇马也以2-3的比分落败。不过这位年轻的射手没有被自己有些沮丧的首秀表现所困扰,在1994年11月的马德里德比上,他在皇马4-2力克马竞的比赛中证明了自己;他赢得了一粒点球,完成了一次助攻,并打入一球。
从当时的报道来看,劳尔自豪地称,自己“屠杀了”自己的老东家。这样的措辞很好地反映了这位前锋此后坦率、直接而无悔意的处事风格,而这也与本世纪初的西班牙国家队那极富侵略性和不顾一切的战术理念有着一致的呼应。
中超联赛
(图)在这场对阵马竞的比赛中,劳尔为球队打入的进球也是自己在皇马一线队的处子球
尽管劳尔在皇家马德里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以及无可争辩的地位,但近年来,他在西班牙国家队的历史地位却难以确定。这位锋线杀手在2000年时曾被弗格森爵士称作“世界最佳球员”,那么这样一位优秀的前锋缘何在看上去为西班牙队付出许多的情况下还是被国家队轻蔑地忽视呢?
在2007年10月,就在欧洲杯预选赛西班牙队对阵丹麦队的关键一役的赛前,时任斗牛士军团的主帅阿拉贡内斯将劳尔排除在球队的大名单之外。著名足球作家、记者格拉汉姆-亨特在《西班牙:历史性三冠王内幕故事(Spain: The Inside Story of La Roja's Historic Treble)》一书中曾提到,阿拉贡内斯做出让劳尔离开的决定是“一个令原子裂变,令这支西班牙队拥有无穷力量的时刻”。
(译注:实际上,劳尔在西班牙队的最后一场比赛发生于2006年9月6日,2008年欧洲杯预选赛西班牙队2-3爆冷负于北爱尔兰队的比赛,他在那场比赛中曾有射门击中门框)
就像劳尔在1994年时就对巴尔达诺勇敢不已地直抒胸臆一样,阿拉贡内斯也丝毫不想多费工夫,直言不讳地告诉这位前锋,只要自己在任,他就没有在这支国家队立足的机会。这位白衣军团的球星在为重返球队坚持了六个月的攻势之后还是被国家队拒之门外,但这样的决定并非毫无影响。
中超联赛
(图)爆冷负于北爱尔兰队的欧洲杯预选赛成为了劳尔国家队生涯的最后一役
劳尔被排除在2007年西班牙国家队的大名单外的原因之一便是,时任主帅阿拉贡内斯当时着手改变球队的战术理念。阿拉贡内斯的备战围绕着一年后的欧洲杯所展开,当时西班牙国内正在呼吁国家队能够以一种新的足球理念为建队之本,那支以传控打法为主的西班牙队也随之而生。在这支西班牙队的足球理念从奔放向传控的过渡中,劳尔的作用便是以前者牺牲品的身份为成全后者获得成功。
曾在效力巴伦西亚时接受过阿拉贡内斯指导,并在西班牙国家队与劳尔并肩作战过的门迭塔称,这位老帅“没有折衷与妥协,是一个黑白分明的人”。这样的形容间接表述了劳尔的问题。这位传奇射手代表着白衣军团的纯白,但他无法将其转化为一支秉承传控理念的西班牙队的红色,因为他与生俱来就是一名马德里主义者。
在著名足球作家吉米-伯恩斯看来,劳尔难以在国家队取得成功的关键在于,他的踢球风格如斗牛士一般富有侵略性。一直以来,这位西班牙前锋被认为是一位球场上的斗牛士,被很多人视为西班牙足球最后一位具备斗牛士精神的图腾人物。尽管他有着出色的个人技术,但这样的特质还是太显眼了。伯恩斯认为,西班牙足球从过去到现在,从奔放到传控的过渡,其中蕴含着在足球风格上的一个根本性的改变。这位标志性的西班牙攻击手所代表的不是公牛,而是与公牛斗智斗勇的斗牛士,一位能够操控对手、“伴随着美妙的传递从而让看台上满是‘ole!’呼声”的球员。
中超联赛
阿拉贡内斯决定使用速度更快、性情更和蔼的球员,令诸如比利亚和托雷斯作为自己的首选,这也宣告了秉承斗牛士踢法的劳尔在国家队的日子走到了尽头。最终,在足球理念的变革中,劳尔成为了弃子。在亨特看来,从本质上讲,“这是一个速度更快、更强调控球的足球风格,它更富耐心、更多以年轻球员立队……再加上涌现出的诸如大卫-席尔瓦和卡索拉等优秀球员占据了空间”。欧洲杯前,阿拉贡内斯治下的这支西班牙队在这样的局面下迅速巩固了实力。
劳尔在国家队层面碰壁的另一方面的原因与他为皇马的奉献有关,这位射手无法将自己在俱乐部层面的成功与荣耀带到国家队层面来。尽管他在西班牙队有着102场44球的纪录,但劳尔更多地被视为马德里主义者的化身,并凭着当时他单纯围绕皇马所体现出的忠诚成为了“新迪-斯蒂法诺”,而这反倒令阿拉贡内斯更排斥这位射手。此外,尤安-麦克提尔在TheseFootballTimes的一篇关于西班牙足球的文章中曾写道,“劳尔并非完全是一名团队型球员——无论在场上还是场下均是如此。”对于阿拉贡内斯来说,消除过多的自我意识成为了那支讲究传控打法的西班牙国家队的建队关键。
对于西班牙队来说,2007年11月那场对阵瑞典队的比赛成为了球队走向成功的关键一役,这场比赛的球场正是白衣军团的主场伯纳乌球场,如亨特所言,这座球场就是“王储劳尔的领地”。这是个容易模糊忠诚界限的地方,皇马传奇门将卡西利亚斯在赛前做出了一番至关重要的言论,而这也引发了支持劳尔及反阿拉贡内斯球迷及媒体们的愤怒。当时卡西称:“这一次,这座球场并不是属于马德里主义者们的——它是一定是属于整个西班牙的。”
(译注:原文称卡西的言论发生于赛后,但根据语境以及欧足联官方网站的页面,这番言论应发生于2007年11月17日,2008年欧洲杯预选赛西班牙队3-0战胜瑞典队的赛前;在欧足联官网对应的相关新闻页面中,卡西称,“这场比赛伯纳乌球场肯定会坐满西班牙球迷,不仅仅是皇马球迷。我确信马竞、巴萨乃至阿尔瓦塞特的球迷们都会来到这里看球,而我们都希望为西班牙队出战欧洲杯。”)
中超联赛
(图)西班牙队在这届欧洲杯预选赛的另一败正是来自瑞典队,他们随后在伯纳乌球场以3-0的比分战胜对手,最终以小组第一的身份晋级正赛
这正是劳尔问题的关键所在。他可以在皇马球迷一致抵制国家队主帅及其决定的情况下牺牲自己对皇马不屈不挠的忠诚,用改变换取阿拉贡内斯的信任吗?距离欧洲杯正赛开幕还剩六个月的时候,阿拉贡内斯回绝了一切关于劳尔的问题,而在2008年2月,位于马拉加的马利亚-桑布拉诺火车站的那些“选择劳尔!”的声援标语则从某种意义上讲封死了劳尔重返国家队的可能。
不过,要是说劳尔无缘国家队仅仅只是与他为皇马的奉献相关的话,未免太过简单了。考虑到在西班牙国家队鼎盛时期哈维、伊涅斯塔、皮克对于巴萨的忠诚,以及拉莫斯和卡西利亚斯在伯纳乌所受到的欢呼,劳尔无缘国家队赛场的原因远比这一点更深。阿拉贡内斯及其继任者博斯克都通过引导,令忠诚无比的球员们十分积极地为球队效力,最终使球队踢出最佳的足球,并在Tiki-taka的蓝图下形成了一支团结的球队,而有很多球员要比劳尔更适合这种战术风格。
要完美地混合年轻元素、富有经验的球员以及杰出的个人技术来踢出阿拉贡内斯所寻求的足球风格的话,这就需要一批特定的球员。劳尔的巅峰已过,而国家队则需要11名能够维持最佳状态,不会在距离国家队寻求结束大赛霉运如此近的时间点上犯下错误的球员们。阿拉贡内斯最看重的还是集体,对此他曾总结道:“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拥有一队球员,而当我离开的时候,我拥有一支球队。”
对于劳尔而言,不幸的是,他的表现以及西班牙国内支持他的呼声并没有说服阿拉贡内斯将其视为未来西班牙足球的一分子。随着瓜迪奥拉在2008年接过巴塞罗那的教鞭,可以说国家队对于比赛的认知发生了一个极为明显的转变,他们比起十年前更倾向于集中在中路进行进攻。
中超联赛
2008年5月,也就是西班牙队参加欧洲杯正赛前的一个月,劳尔赢得了自己皇马生涯的第六个西甲冠军,尽管对皇马有着强烈的信念,但这也是他的最后一个西甲冠军了。而相比之下,高举传控大旗的西班牙队则于奥地利和瑞士共同举办的欧洲杯上夺冠后继续高奏凯歌,相继在此后的两届大赛——2010年世界杯以及2012年欧洲杯上连续夺冠。而作为这些荣誉的起点,2008年欧洲杯正是那支以出众能力而著称的西班牙队没有劳尔的第一届大赛。
在《红色风暴:西班牙足球纪行》一书中,吉米-伯恩斯以一章的内容总结了这个问题,其中他用极大的篇幅讨论了劳尔,他称“西班牙队必须在没有劳尔的情况下继续前进”。此外,在伯恩斯看来,将劳尔排除在国家队未来大门外的决定对于构建以传控为基础的西班牙国家队而言是“最具决定性的时刻”,并一再举例强调了剔除老球员,更换一批植根于现代足球蓝图的球员的重要性。
这支在阿拉贡内斯治下的西班牙队就这样以贯彻全新战术风格的方式呈现于世人的面前,并在此后多年持续震撼着世界足坛;这种颠覆性的足球哲学令西班牙足球成为了一个更精致的产物,而世界足坛最伟大的前锋之一却无法与之兼容。在一届世界杯过后,这样的决定被证明是完全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