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27岁,山西职业足球对我来说还是海市蜃楼

发布时间:2018-10-19 浏览次数:


作为一个从小关注五大联赛的球迷,我儿时对于中国足球的记忆全部都来自国足。大概是因为我的家乡几乎没什么职业球队的历史吧。
中超联赛
上周末,我回到家乡太原去看了一场中冠1/4决赛山西信都对阵杭州吴越钱唐的冲乙关键战。结果山西队主场1-1战平,总比分2-3无缘晋级中冠四强,我的家乡球队错失了成为今年第一支冲上中乙的球队的机会。
比赛的过程无需赘述,用“丢球靠送礼,进球靠折射”这十个字来形容山西队本场比赛的进程并不为过。而比赛下半场连续不断的哨声和志愿者四次用担架将杭州球员抬出场外时现场观众的声讨谩骂,也让我无比怀念上月底现场观战的国安vs上港的中超豪门对决——那至少是一场真正的足球比赛。
然而那天的我还是看得激情澎湃。因为活了27年,我还从来不知道家乡有支职业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说来惭愧,太原这座城市的历史上不是没有过职业足球俱乐部,但它们在这片足球荒漠中留下的印记实在太少了。作为现在全中国仅有的六个没有职业球队的省份之一(还有安徽、西藏、甘肃、青海和广西),山西足球还在为了一个中乙名额而挣扎,不过这个地方却曾经“拥有”过一支中国顶级联赛球队。只是这支球队的名字中既没有“山西”,也没有“太原”。
短暂的甲A之旅1994年甲A元年,太原市以120万元的价格将八一足球队请来了山西,这里也在中国足球职业化的第一年就成为了一支中国顶级联赛球队的主场。而那支球队的核心人物,是当时23岁的郝海东。不过这位至今还是很多中国球迷心中本土第一前锋的足坛名宿在这里留下的最浓重一笔,却是一段长达半年的禁赛。
在当年八一主场对阵广东宏远(注:不是CBA)的甲A第13轮比赛中,郝海东和宏远的英国外援克雷格在场上由争执发展到动手,最后直接变成了一场群架。军旅球员出身的八一队员们很快就将克雷格放倒,等裁判最后从八一队员们脚下抢救出克雷格时,他已经有点懵了。随后裁判也将郝海东和克雷格双双罚下。
年少冲动的郝海东在赛后仍不解气,甚至要打车去宏远所在的酒店再去找克雷格,多名八一队员也跟上一起准备为他出头。好在时任八一主帅的贾秀全将众人拦了下来,才没有让事态进一步扩大。
中超联赛
这支助威团来自山西唯一的球迷协会:山西龙城球迷协会。相比一直状况惨淡的山西足球,这家球迷协会倒是在中国足球史上留下过很浓重的一笔。2015年的情人节,刚刚“痛失”太原中优的龙城球迷协会宣布成立山西龙城至盛俱乐部,这也是中国足球史上第一支由球迷协会组织、筹资并建立的球队。这支球队也一直没有离开太原,今天仍以山西球员为班底在中冠联赛征战。
虽然最终有望冲乙的是一支今年才迁过来的“外来户”,但是球迷们还是不介意把这支球队称作“山西队”。而在太原这座文化娱乐生活相对匮乏的城市里,能有3000多名球迷来到这座只能开车前来的体育场,哪怕是看个热闹,一起喊一句从CBA赛场走红的“闹他”,甚至是因为球员最后时刻的卧草骂上几句,已经是相当难得了。
比赛结束后,走出球场的人们脸上并没有过多的不快,一来山西队还有通过排位赛获得冲乙资格的希望,二来足球之于这座城市的大部分人来说还是不痛不痒的东西。最后,毕竟还有真正让人心烦的事情在等着他们。
从停车场到体育场出口,是一段只有几百米的路,但我却在朋友的车上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从体育场出来。原因也很简单,整个体育场四周只留下了一个单车道出口,至少数百辆车从不同方向汇集到一起,等着你的是一辆一辆收取停车费的漫长时间。这可以让人完全忘了自己刚观看了一场竞技比赛,回归到市井生活的烦躁之中。朋友也抱怨道,就这样的管理水平,太原还不配拥有一支职业足球队。
中超联赛
在回来的火车上,我因为他的观点陷入沉思,一支职业球队的存在究竟能给这座城市带来什么呢?
上个月,拜仁宣布在太原成立足校的消息让我第一次发现在懂球帝上原来还有那么多来自家乡的朋友。他们和我一样,有种在沙漠中看到绿洲时的兴奋感;他们也和我一样,感慨着足球氛围在自己成长经历中的缺失,然后寄希望于“如果我有孩子,一定送他去这里踢球”的愿景。
是啊,这里还是有很多人都爱着足球,但这份特殊的爱也需要特殊的寄托,我也一样。我会学唱喜爱的欧洲豪门队歌,筹划着朝圣旅行;我会在多年后看到自己高中校队打进全国中学生八强的消息时,回想起夏日傍晚学校操场上那些训练的身影;也会为了仅仅名号中带着“山西”两字的球队,专程回家想要见证一个特殊的时刻。足球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无法靠自娱自乐就能满足的东西吧,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支来自家乡的球队,一支不会在一年之后就消失不见的球队。
至于职业球队真的需要为这座城市带来什么吗?我想,它能存在,就够了。
之后呢?闹他。
中超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