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持现状还是战术创新?留给勒夫的选择不多了

发布时间:2018-10-19 浏览次数:


在2017年的俄罗斯高捧联合会杯的冠军后,勒夫的德国队仿佛被下了魔咒一般,不仅赢球困难,连进球也如便秘一般难产。从和状态保持得相当出色的瓦格纳心生嫌隙开始,再到后来厄齐尔和京多安的各种事件,可以看出,勒夫对于国家队的控制能力已经下降到了冰点。以擅打世界大赛著称的超级豪门德国队,本届世界杯却沦为了全世界球迷的笑柄。勒夫首当其冲,被所有的媒体一致批评调度保守和战术拖沓。
中超联赛
(图)勒夫在世界杯上的“顽固”直接导致了德国队的淘汰
 “旧式传控”的守护者如果说世界杯期间,德国不能进球是因为射门次数少的话,欧洲国家联赛期间,勒夫的德国队确实带来了一些他承诺的变化——球员的射门次数多了,也不再总是纠结于前场的控球以及中场的缓慢运转。从对阵法国与荷兰的重头戏来看,德国队的确能够在场面上找回了几番昔日的风采,但到了落锤定音的破门环节,勒夫却依然没有拿出足以捏合全队的良策来。公认的下一任德国锋线担当蒂莫-维尔纳的表现为球迷们诟病,可是莱比锡前锋却能在俱乐部大杀四方。
中超联赛
(图)维尔纳在国家队和俱乐部判若两人
究其原因,就在于勒夫整个2018年的战术都属于“换汤不换药”,在德式传控足球已经走到了末路之时,勒夫依旧顽固地笃信着传控足球是他的金色战甲和五彩祥云。
在中锋位置“不得不用”维尔纳作为核心时,勒夫依旧不为这个天才前锋制定符合他踢法的战术,以及召入相应的辅助型人才捏合成新一支国家队。事实上,维尔纳20次出场斩获了8粒进球和4次助攻,这个效率着实不算太低,况且维尔纳一直是勒夫的首发宠儿和战术弃子,和传控足球明显不来电的维尔纳自然也无法发挥出其在莱比锡的好状态。
中超联赛
然而,世界杯结束后勒夫承诺的改变,却仅仅是减少了无谓的前场传递,以及不知是否是在媒体压力的介入下,召入了萨内而已,这样的改变无异于杯水车薪。而萨内更是在出场的寥寥机会中,也拼命地想要证明自己,以及改变比赛。
中超联赛
(图)踢法独特的萨内不受勒夫信任
但是,勒夫一直以来都谈不上信任的边锋,却在与荷兰队的比赛中替补登场仅仅有21次触球,没有过人。可见,萨内一直也没有等到能够给自己更多球权的机会。包括布兰特和格纳布里等等新生代的边路突破手,也很难帮助德国队在短时间内迅速从泥沼中走出,在欧洲国家联赛中取得一胜。
危机关头,勒夫终于变阵从凌晨对阵法国队的比赛中来看,勒夫终于改变了自己固执的战术,开始了反击和跑位式的冲锋,新3-4-3的打法的确能够和新科冠军飚车,但随着德尚握住领先优势大举回收,德国队就又陷入了传控失位的泥潭。而且,目前的进攻核心维尔纳依旧没能等到勒夫为自己打造一套合适的战术体系。当然了,凡事都要循序渐进,至少勒夫已经开始相信反击足球了。
中超联赛
(图)对阵法国队,德国队的表现可圈可点
勒夫是一个选材、用人、战术调整都十分保守的教练。这个保守并不是说他的战术偏向防守,事实上,在勒夫的战术板里,似乎也从来没考虑过防守的重要性。2012年欧洲杯及2014年世界杯的小组赛,勒夫都曾派出四名中后卫在后场一字排开的首发名单。用四名中后卫迷惑对手是假,缺少擅长前插的左后卫带动球队进攻,而拉姆也缺少一个接班人才是真,就连拜仁和德国队钦定的拉姆接班人基米希,也是中前卫和后腰位置变化而得的改造品。
中超联赛
(图)后腰和右后卫切换的基米希走上了拉姆的老路
在拉姆被前提至后腰线的那段时间,勒夫在边后卫的选人上经常出现捉襟见肘的困局。就连世界杯决赛的出场阵容里,赫韦德斯和博阿滕打双边后卫成功锁死梅西领衔的攻击线,也被人们以“惊艳的战术”而掩盖了勒夫在选材方面的不足。这个不足,不仅仅是勒夫在挑选人才时的保守,也在于德国足坛边后卫和中锋位置的生产出现了极大的缺失。边后卫如是,边前卫同样如是。近年来,罗伊斯、穆勒、格策这些可边可中的球员一直位置飘忽不定,缺少了更加鲜明的特点。

中超联赛
(图)小将们的位置过于模糊化,不利于发挥球员特性
这些球员没有各自突出的特点,各方面水平都很平均,全面发展却有些全面平庸。这与德国近年来人才选择标准相关,但也导致足球人才类型单一,重复率过高。关于这一点,德国足协已然在世界杯之后痛定思痛,然而树人计划岂能一日如墨俣一夜般快速建成。眼前欧洲国家联赛和欧洲杯的计划,勒夫手头可打的牌着实不多,即使在世界杯带上萨内,等待他的结局很有可能也好不到哪里去。
选人:过于执着“嫡系”回顾过往,勒夫舍弃萨内的故事似乎早有预警。
中超联赛
2016年欧洲杯,早在沙尔克崭露头角,对阵皇马几乎一人七进七出的萨内却入不了勒夫的法眼,德国教头带上的是状态已大幅下滑的格策——事实上格策在比赛中也确实完美地辜负了勒夫对他的信任;2012年欧洲杯,勒夫选择的则是状态已经已大不如前的波尔蒂,后者在与意大利的半决赛中,也成功地用半场的时间就浪费掉了一个换人名额。包括德甲金靴基斯林和库兰伊等人,和勒夫的矛盾也曾在台面上公开化。
中超联赛
(图)基斯林在德甲金靴的赛季直接被勒夫关上了德国队的大门
但是,如果提起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正好是推翻勒夫大胆启用新人的最好例证——当年一口气舍弃了巴拉克等一众老将,带上一拨在09年的世青赛中大放异彩的90后少年团,不正是因此而掀起了德国足坛的青春风暴吗?
或许这种矛盾的原因,可能更应该理解为勒夫对他前任遗留的架空。将克林斯曼甚至沃勒尔时期的旧部清理干净,将自己亲自选召的孩子们提拔入队,这样一来可树立队内威信,二来可以掩盖自己在用人上偏向保守的事实。事实证明,这在集体主义过度泛滥的德意志土地上,确实行得通。
中超联赛
(图)勒夫和巴拉克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
或许从战术方面来说,勒夫并不是一名出色的战术型教练。他只是在德国青训流水生产线上产出的普通教练,又正好遇上了一帮流水线工业球员,产生了水到渠成的化学反应而已。勒夫带队的十二年,到马克-乌特为止正好召入了100名新晋的德国国脚。刨除边缘人物不谈,或许不难发现,勒夫在核心球员的换代上远不如同等级的足球强国们。年迈的西班牙队大胆地全部将曾经的夺冠功臣一一清退;新科冠军法国队更是将纯粹的小将兵团变成了冠军之师;就连近年来稍显没落的意大利,也有着一群天赋出众的年轻人引领着未来。
中超联赛
(图)德尚在启用新人方面走在了世界的最前端
回到勒夫身上,从南非一役后,能够从小将成为国家队主力的球员相比之下少得可怜,萨内、布兰特、聚勒等人已经展现出了接班人的素质,却碍于状态不佳的主力们资历更甚,无法在最该多打比赛的年纪顺利地完成新老交替,纵然老将们的经验是勒夫的武器之一,但经验由于状态不足的老臣们继续在勒夫的“纵容”下把守主力位置,或许难以服众。
中超联赛
(图)坚决剔除状态下滑的功勋,或许是勒夫稳固帅位的唯一途径
而且往往越是在重要比赛、重要场合,勒夫往往还会坚持信任老将的经验。无论是今年“愚钝地”信任状态奇差无比的穆勒,还是两年前的格策、四年前的克洛泽、六年前的波多尔斯基。这些人中除了克洛泽尚能饭外,其他球员大多难堪大用。这其中德国人才选择面较窄是主要原因,勒夫的保守和迷信也许只能占到一小部分——早在没能未雨绸缪,在世界杯夺冠后的黄金人才培养期,立刻着手准备接班人的事情,就已经埋下了祸根。勒夫作为一名过往资历平庸的教练,或许真从未想过为自己准备B计划。
或许非不为也,实则是不会也。
中超联赛
因为,勒夫的手上,已经没有第二个只要进球,德国队就能保持不败的男人了。
亡羊补牢,是否不破不立?目前来看,勒夫显然暂时无法跳出传控足球本身的窠臼,他并不是瓜迪奥拉一般在传控的基础上疯狂改造的“殉道者”,而是一个善于模仿和学习的老学生。照猫画虎又不生搬硬套,或许这才是勒夫在战术上的优点。巴西世界杯的成功,瓜迪奥拉已经在拜仁为勒夫先决尝试了球员用法的各种可能性,包括拉姆后腰、克罗斯拖后控制、以及和莱万作用相似的克洛泽,勒夫只需要打造拜仁系球员“无缝融入”的环境即可。
中超联赛
(图)拉姆在瓜帅手下开启了后腰之路,并带队夺得了世界杯
随着自己学习对象的离开,勒夫在战术上依旧没有多大的突破,反而更加依赖戈麦斯作为中锋的战术作用——这是战术权重已严重倾斜的危险信号,但是勒夫选择了加强战术中锋的作用,而没能看到自己手中已经没有可用的战术中锋,这个不争的事实。在德国足球的培养体系中,现代德式中锋出现了严重的人才断档,诸如塞尔克、菲尔克鲁格等人的表现都极不稳定。包括青年队时期进球如麻的聚勒、阿克波古马,如今都是中后卫位置上各级国字号的成员。
中超联赛
(图)聚勒、阿克波古马等人都曾是中锋的未来之星,如今成为了国字号中后卫
因此,勒夫固然在战术和选材上过于保守,但边后卫和防守中场的“无米之炊”,或许并不能让勒夫担负全责。
中超联赛
现在,勒夫下课的呼声愈发高涨,青年队主帅昆茨接班的消息也被传了出来。然而德国足球的问题,或许并不是勒夫的离开就能够立竿见影的,谁也不敢保证接班人在清洗完“旧部”后,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为人才培养缺失而埋单的勒夫。
中超联赛
至少,勒夫已经让球迷们看到了自己的改变,已经开始相信反击足球的勒夫,保不准能够将适合小将们跑位的打法搬上台面呢?
已经在寻求改变的勒夫,应该就此下课吗?